• 主页
  • 推理小说该如何打破「码洋毒药」的诅咒?

推理小说该如何打破「码洋毒药」的诅咒?

推理小说,起源于美国,发展于英国,繁荣于日本,却受困于中国。对于国内的出版商来说,推理小说受众小、推广难,素有码洋毒药之称。很多推理小说不得不披上「爱情」、「阴谋」等轻小说的外衣,才得以流行。近年来,推理小说市场增长迅勐;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霸占畅销榜;《暗黑者》、《余罪》、《法医秦明》等根据推理小说改编的网剧大受欢迎,码洋毒药的诅咒能够就此被打破吗?

市场表现:中国作品差距明显

从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全国图书零售市场监控的数据来看,推理/悬疑小说图书品种规模持续扩大,动销品种数稳步上升。2016年1-8月网店和实体店的码洋比重增长迅速,达到9.54%、12.24%,一改2015年6.53%和9.38%的颓势。

但是,在推理小说市场中,外国作品和中国作品地位差距明显。

从市场份额上来看:

从近四年中外推理/悬疑小说获益能力上来看:

总体来讲,中国推理小说市场还是以译介和出版国外作品为主导。在本源创作领域,和外国作品差距明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2016年1~8月外国推理/悬疑类小说畅销书TOP10作品来看:

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放学后》《时生》《虚无的十字架》《幻夜》《祈祷落幕时》共7部作品均排在外国推理/悬疑类小说畅销书前十名,可谓傲视群雄。东野圭吾的每部作品销量都在20万册以上,更不乏诸多百万以上的现象级作品,堪称出版界的印钞机。可以好不夸张的说,中国推理小说市场眼下的繁荣,东野圭吾贡献了其中三分之一的力量。

东野牌印钞机的启示

作为当下日本乃至整个东亚最受欢迎的推理小说作家,东野的成功在于继承传统、推陈出新。他上承日本推理小说的深厚底蕴,下启各推理小说相结合的创新之路。

众所周知,日本推理小说有三大门派:本格派、变格派和社会派。这三个流派分别关注推理小说的三个问题:

东野圭吾早期为本格派,代表作品《放学时》,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成名。后来他融合各个派别,将本格派的谜团推理,变格派的心理刻画和社会派的人性描写结合起来。合成品和每个派别都不同,又都有他们的影子:相比于本格派,似乎没那么多条件限制;相比于变格派,似乎更符合逻辑;相比于社会派,似乎更狗血一点。代表作品《嫌疑人X的献身》。

未来:中国推理任重道远

将目光转向国内,中国推理小说命途多舛,发展迟缓,和日本推理小说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无论是出版平台、作家作品还是读者基础都十分薄弱。

在出版社方面,新星出版社的午夜文库和南海出版社是中国引进推理小说的主要供应商。其中新星出版社主攻本格,南海出版社偏向社会派。

国内主要的推理杂志是《推理世界》,作品以本格派为主。

在作家作品方面,比较着名的推理作家包括:周浩晖、雷米、蔡骏、紫金陈等。其中周浩晖的《死亡通知单》和雷米的《心理罪》均已被改编成网剧。近期随着《余罪》《法医秦明》和《美人为馅》等网剧的热播,秦明、常书欣、丁墨的小说也开始流行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几年飞速发展的网络小说中,推理小说似乎被抛弃了。在起点、晋江、17k等网络小说网站上,找不到推理小说的分类。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虽然最近推理小说市场发展形势喜人,但增长点比较单一。部分本土推理小说的流行受益于改编的网剧,国内对于推理小说的关注度有所提高,但整体作品质量没有显着提升。优秀作家和作品的匮乏,仍然是限制推理小说发展的最大障碍。眼前的繁华,只是一场出版商业和影视业的投机,而非推理文化的真正流行。

正如东野圭吾在《时生》中所说:「没有脚踏实地建立起来的东西,就无法形成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撑。」

出版人杂志

[publishers]

随性读书,认真写字

严肃活泼,偶尔脱线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

点击下列红色文字查看精选内容

在你心目中,哪些出版人当得起「年度」这个称号?最棒的图书和作者又分别是谁?快点击上图,加入2016书业年度评选的提名中来,和《出版人》一道,为中国出版业一年来的成长和发展留下进步的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