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日本最具特色的先锋摄影师|藏在光影背后的那只眼

日本最具特色的先锋摄影师|藏在光影背后的那只眼

日本《生活手帖》杂志的主编松浦弥太郎曾经说过:「无论是容器还是手工杂货,魅力都不仅仅在于纯手工制作,而是制作者的人性隐藏不住而流露出来。」

潜藏在不同作品后面的人性,就像一只眼睛,它在暗夜悄悄睁开,凝视着你与你的世界,思考是否要将你容纳其中。

3位不同的日本摄影师,将各自视角投入不同领域,苏珊·桑塔格曾说:「你不能拥有现实,但你可以拥有影像—就像你不能拥有现在,但可以拥有过去。」这些摄影师携带着不同的过去,用影像将观点卷入未来。

「森山大道:我更喜欢狭窄的街道」

森山大道,1938年出生于大坂。摄影师。与石内都、荒木经惟等人同时崛起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是日本传奇性先锋摄影团体「挑衅」(PROVOKE)的旗手人物,目前已是获得世界性承认的重要摄影家。

1968年,日本新创办了一本杂志《挑衅》,意在建立更为宽泛的文化批评范畴,介入当时日本的基础观念。森山大道被认为是这一哲学体系的最佳描绘者,从而受杂志之邀,带来了两个方面的作品:第一个是在旅馆中的模煳的人体系列,第二组是深受沃霍尔影响的系列,包括可口可乐瓶子,洗衣粉的盒子,以及V-8的瓶子等。

在《挑衅》的时代,森山大道的作品风格走向了极端。而在同时,他发现了杰克·克罗克的小说《在路上》,从而刺激他在移动的交通工具中拍摄了一系列模煳的风景,接着又出版了他的第二部作品《猎手》(1972)。同年他出版了《告别了摄影》,其中包括一些墙面、空白的电视机屏幕、剥裂的广告牌等作品,表达出一些具有非常意味的生存方式的挣扎。

1999年,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他举办了名为《彷徨之犬》的大型回顾展,并巡回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日本协会画廊,以及瑞士、德国等地。这是日本第一个在美国第一流的艺术博物馆举办全面回顾展的艺术家。

「极端看来,我没有,也不想拥有人际关系,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拥有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间,如此而已。然后,在生鲜市场、便利商店那小而安全的购物行为中感受一点微笑的喜悦,不多做无谓的思考,孤独而忘情地度日。」

「我的名字是由两个字符构成的,hiro+michi。前者的意思是「宽广」,后者的意思是「大街」,也就是「宽广的街道」。从读音上也就转成了Daido「大道」。这是最为自然和直接的读法,而且人们一看到我的名字就会读出「大道」尽管从内心上说,我喜欢狭窄的街道,而非宽阔的马路。

当然,街道已经成为我无数照片的舞台,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主题。于是我拥有这样的姓名真的是很奇怪:对我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草间弥生:磨灭于无限大的时间与绝对的空间之中」

草间弥生,1929年出生于日本长野县松本市。毕业于日本长野县松本女子学校,在1956年移居美国纽约市,并开始展露她占有领导地位的前卫艺术创作,现居住在日本东京。

1939年,草间弥生约10岁时,开始被大量幻觉困扰,因而时常有自杀企图。她留有当时为母亲画的铅笔画,画中就已充满了小圆。不到10岁时,草间弥生患有神经性视听障碍,经常出现幻听、幻视。她所看到的世界,蒙着一个巨大的网,于是她不停地画画,试着用重复的圆点把自己的幻觉表现出来——精神疾病与艺术创作几乎伴她一生。

1954年,草间在绘画作品《花(D.S.P.S)》中曾说:「某日我观看着红色桌布上的花纹,并开始在周围寻找是不是有同样的花纹,从天花板、窗户、墙壁到屋子里的各个角落,最后是我的身体、宇宙。在寻找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被磨灭、被无限大的时间与绝对的空间感不停旋转着,我变的渺小而且微不足道。」

草间弥生在美国的十几年,正值波普艺术的兴盛期。多年以后,当评论家们重新梳理她的创作历程时,把草间弥生式的疯狂,归位于复杂的社会环境:「那是一个『嬉皮士』横行的时代,草间弥生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国家正在流行什么,他们抗议越战,吸食毒品,追逐东方神秘,寻求外来宗教的庇护,崇尚性解放。很多人开始以打破常规为生,一些人因此变得富有和出名。」

1966年,草间弥生「非法」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她未经同意就带着作品《那克索斯的花园》(NarcissusGarden)出现在绿园中央的义大利馆前面,1500个金色镜球(内部是塑胶制)

构成的装置,醒目突出,她本人穿着金色和服端坐其中。并立牌告示:一个金球价格2美元,强调艺术品可以像热狗一样叫卖。在被双年展组委会请出去之后,她穿着猩红色的紧身衣摊开双臂躺在镜球中间,风头超过所有参展艺术家。

1973年,草间弥生从纽约回到日本之后便远离了公众视野。很少有人了解她的生活,唯一的线索就是长期接受精神治疗。

「荒木经惟:相机就像阴道一样」

荒木经惟,1940年出生于东京。日本摄影师。当代艺术家。

荒木经惟用自己的方式,成为了日本大众社会中的一个别具特色的个人传播媒介。他对自己的形象作了精心的设计。一身红衣或黑衣、木屐、黑色太阳镜、向两边鬓角翘起的发型,一撇淡淡的八字胡子,总之,他给了自己一个猫一样的造型,而且性情也如猫一般,我行我素,只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

在人们接受他的形象,承认他的狂放的特殊性后,他的艺术无政府主义也就同时获得了一种合法性。日本社会以他为一个例外,宽容地接受了他。所以,对荒木经惟来说,特殊性就是合法性。

荒木经惟出道以来出版了超过350本出版物,且数量每年仍在增长,因此他被认为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多产的艺术家之一。在他的作品中有不少是性爱题材的,甚至有些被称为色情图片

「相机更像是一个阴道,现在的我选择接受和包容,就像阴道一样。」

因为站在你面前的人,你的拍摄主体,比你更特别。他们有各自的魅力,但在通常情况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你需要发现这种魅力,并把它呈现在他们面前,「看,你其实是这样的!」他们散发着人性的光辉,你的任务就是要放大那光辉,通过胶卷捕捉它,并把它呈现给你拍的那个人。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

「因为站在你面前的人,你的拍摄主体,比你更特别。他们有各自的魅力,但在通常情况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你需要发现这种魅力,并把它呈现在他们面前,「看,你其实是这样的!」他们散发着人性的光辉,你的任务就是要放大那光辉,通过胶卷捕捉它,并把它呈现给你拍的那个人。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