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回顾2017年游戏大作排行,《绝地求生》只排第五!

回顾2017年游戏大作排行,《绝地求生》只排第五!

NO.1《尼尔:机械纪元》

《尼尔:机械纪元》同时也拥有着许多张面孔,作为动作游戏中的古典派,它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开放世界的风潮,在机制上大胆的採用了一些游戏界前所未见的融合,但在一些关键的基本素质上,它所达到的水准又远远不及其造起的声势,对于一些玩家来说,这「言过其实」的罪名,它怕是也躲不过去。

简而言之,《尼尔:机械纪元》存在着许多重大的缺陷,可它也註定被许多玩家深深的喜爱。

战斗系统的深度主要体现在闪避和其他一些高端技能的应用上,对跟班机器人的使用则赋予了本作的战斗一些射击游戏的特征。不过在根本上,决定战斗体验差异的基础还是武器的选择。《尼尔:机械纪元》的武器与《龙背上的骑兵》比较相似,具体的攻防动作将由武器的特性决定。玩家一次可以装备两套武器,每套两件,有趣的是,我们要在配置时直接选定每一套武器中是哪件武器负责轻攻击和重攻击,且有些武器就只有重攻击,这一点和大多数动作游戏都不一样。

和《龙背上的骑兵》系列一样,游戏中的武器还都有各自的「故事情节」,刚开始就只有一小段,但每次我们对武器进行升级就能解锁一段新的内容。虽然本作的故事并非像《黑暗之魂》系列那样依赖装备作为文献的载体,但这些内容对这个朦胧的世界观还是一组有趣的补充。

有一点需要强调一下,那就是虽然《尼尔:机械纪元》的开发者是白金工作室,发行商是史克威尔,但种种迹象都表明,本作至少在预算层面上没能达到当代意义上的3A水准。虽说没大钱不代表不能干大事,可在一些基本素质的打磨上,钱往往是最有效也是最必要的抛光剂。比如说,一个足够精致的开放世界。

NO.2《生化危机7》

《生化危机》系列的起点是恐怖游戏,但在几年之前,恐怖游戏忽然就卖不动了。这倒是不怪CAPCOM,虽然优秀的恐怖游戏几乎总是能够在一时间成为游戏界的热门话题,但所谓叫好不叫座这回事,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的恐怖游戏大概是最典型的例子。原因很简单,恐怖游戏的市场其实和恐怖片有许多相似之处,说白了,别管粉丝们乐意不乐意,这都不是最为主流的娱乐方式。

这倒不是说恐怖游戏就完全卖不出去,而是说相对于其他类型的游戏,恐怖游戏的投入产出比并不特别适合在当代3A级的格局下运作。相对于预期的收益,做出一款能够大卖的优秀恐怖游戏的成本有些太高了,君不见,在恐怖游戏圈里算是爆款了的《恶灵附身》的销量也尚不及喧譁热闹的《生化危机6》,而相比之下,《生化危机6》那样的设计显然更加保险(信不信由你,这部一点儿都不吓人的射击三幕剧已经卖了780万份了,这还没有算上本世代重制版的销量)。

不过,在老粉丝们的批评下,不知道怎么的,CAPCOM内部的情怀党居然又占据了上风,所以,我们就有了这样一部回归恐惧本源的《生化危机7》。

在CAPCOM的《生化危机》不再恐怖、KONAMI的《寂静岭》屡次难产的那几年里,作为独立游戏的《逃生》忽然从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杀了出来,当上了无虎之山里的那个猴子大王。这里倒是没有瞧不起《逃生》的意思,事实上,其优秀之处有目共睹,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确立了一种当代恐怖游戏的成功范例。只是相对于大厂作品的丰满,其在诸多细节上的简约多少还是差了点儿意思。此外,说《生化危机》抄袭《逃生》对CAPCOM来说确实有些不大公平,因为毕竟两者都在很大程度上借鑑了当代的恐怖电影……

但无论如何,将《生化危机7》与《逃生》进行比较都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两者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如果你玩过《逃生》的话,不妨把《生化危机7》当成是一款拥有得体的战斗系统、关卡更加广大、场景细节的雕琢更加精致、更加完备且拥有许多《生化危机》系列标志性元素的《逃生》。咱们应该这么想:如果红桶当年有CAPCOM这么粗的腰,那么《逃生》大概就是现在《生化危机7》的样子。

《生化危机7》非常吓人。这句评价来自于一个基本对恐怖游戏和恐怖片完全脱敏了的老家伙,其中的分量还请各位慢慢斟酌。对于一部恐怖游戏来说,足够吓人已经决定了本作大半的成功,其他的其实都只是细节。

《生化危机7》恐怖的最重要来源之一就是玩家的无力感。在这个方面,《逃生》其实选择了一条更加简单的设计思路,即让玩家完全没有战斗的能力,在面对威胁时只能躲躲藏藏。而《生化危机7》并没有做得这么极端,在游戏中,玩家可以战斗,甚至战斗能力还不弱。但即便是你手握麦林、腰别榴弹发射器,气势汹汹的敌人还总是能给你带来足够的威胁,让你担心自己小命不保。

NO.3《火影忍者疾风传:究极忍者风暴4》

《火影忍者疾风传:究极忍者风暴4》在它最擅长的方面超越了前作,而在它此前并不很擅长的领域也没有太大的进步。后者基本属于情理之中,恐怕谁也没指望它一夜之间变成《铁拳》;前者却非常出人意料,也正是因为这份难得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使得它成为了整个《火影忍者》系列中最为华丽、也最容易让玩家心血沸腾的一部作品。

《究极风暴4》最大的亮点无疑是故事模式,它的精良程度令人咋舌,虽然关卡算不上多,但差不多每一个小节都能打出剧场版的那种大气磅礴。在故事模式的战斗中,精彩的QTE与标准的战斗按照剧情发展的线索被巧妙的连接在一起,原作后期强力角色们那毁天灭地的能力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夸张而精致的展现。其所带来的爽快感就像……好吧,用具象化的语言来形容《究极风暴4》战斗动画的华丽实在是让我感到无从下手,因此在下这里只能稍微偷个懒,总之就是,在下在经过了此前N部同类作品的视觉冲击后,《究极风暴4》依然还能在「耍帅」方面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瞠目结舌,同时吸引着路过屏幕的各色人等驻足观看。

NO.4猎天使魔女

《猎天使魔女》是一款由白金工作室开发,世嘉发行的主机平台动作游戏。作品以天使与魔女等传说为灵感,具有流畅华丽的动作、优秀的画面效果、强烈的视觉刺激以及丰富的内容和元素。在业界及玩家中获得普遍赞誉,并获得多项年度游戏大奖。游戏中需要控制强大的魔女贝优妮塔使用华丽的拳脚攻击,操作多种武器和魔兽对付不断来袭的天使们,探寻一切记忆与传说的真相。

NO.5《绝地求生:大逃杀》

我做梦也不会想到,在2017年的年底居然可以看到《绝地求生:大逃杀》真的「正式发售」,这简直是一颗圣诞炸弹。

毫无疑问,《绝地求生》是2017年最火热也最具话题性的游戏之一,在中国这款游戏引发的一系列社会事件才刚刚尘埃落定,它的一大堆模仿者们就已经摩拳擦掌,准备血战2018了,新的一年里会有更多的「吃鸡类」游戏等着玩家,面对众多竞争者,正式版《绝地求生》究竟表现如何?

《绝地求生》的基础内容早在漫长的「earlyaccess」阶段就已经确立,正式版在核心体验上基本没变,近百名玩家被限定在逐渐缩小的区域内不断厮杀,直到决出最后的胜利者,或者说倖存者——这个规则和着名电影《大逃杀》(同名小说改编)如出一辙,中文副标题正式来源于此。

在这个想方设法的减少玩家挫败感的时代,大部分游戏都在努力让玩家更多的赢,更少的输,而「大逃杀」的玩法却反其道而行之,100名玩家只能有1个(组)胜利者,剩下的全是输家,绝大多数时候等待玩家的都是一次次的失败,其中也不乏饱含挫败感、屈辱感的失败……

按理说这将是一种让人备受打击、身心疲惫的玩法,对一部分玩家也确实如此,《绝地求生》并不适合所有人,但在笔者第一次进入这个残酷的世界后,和很多玩家一样,完全的沉迷了进去,惊讶的发现本作在多人对抗上的体验竟如此的丰富、有趣,充满了令人难忘的惊喜与紧张时刻!

失败?好吧,这是挺让人受挫的,但过程中的乐趣和对吃鸡(胜利)的强烈渴望,会支持你继续走下去,而当你真正吃到鸡的那一天,巨大的成就感也是对这段艰难旅程最好的回馈。

NO.6《中土世界:战争之影》

作为一个欧美魔幻的疯狂爱好者,笔者对于这类题材的事物丝毫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中世纪欧洲背景下张牙舞爪的丑陋兽人,代表着光明与希望的骑士,优雅的尖耳精灵,口中能吐出焚毁一切火焰的巨龙等等,光是想想这些内容都能足够令人兴奋不已,而这些美妙幻想都在《中土世界:战争之影》中完美的被呈现了出来。

在黑门和索伦大战三百回合后的游侠塔里昂和光明领主凯勒布理鹏,在末日熔炉制造了一枚新的至尊魔戒,这枚魔戒没有被索伦腐蚀,也具有着比之前的魔戒更加强大的力量。凯勒布理鹏希望依靠新魔戒的力量组建一支新的军队,进军魔多杀掉索伦,但是却被自己的师妹尸罗抢走了新魔戒,游侠在魔多的旅程就此展开。

NO.7《质量效应:仙女座》

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坦白,对于《质量效应》系列来说,我就是一般意义上的脑残粉。所谓脑残粉一般不容易冷静的看待自己喜欢的作品,也正是因为如此,等到真正见到游戏时,那种失望的感觉才会如此的强烈。

这里的失望不是评价本身,而是我作为系列粉丝的一种情绪,而这种情绪与更加美好的希望相关。这种希望的基础是前三部《质量效应》那现象级的成功,这样看来,前辈成功既成就了《质量效应:仙女座》,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它最后的风评。

许多老粉丝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上文的「无关」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仙女座殖民队伍的飞船发射日期是2185年,在同一年里,我们的老朋友斜坡同学才被塞伯拉斯复活,《质量效应2》才算正式开始。所以,系列第二、第三部作品中发生的所有大事对仙女座诸君不仅没有任何影响,他们甚至都未曾听闻。

所以,《质量效应:仙女座》虽然在名义上继承了系列的衣钵,但对于玩家们来说,这个世界的历史书却等于被撕掉了三分之二。没有任何老队友将在游戏中出场,也几乎没有任何前作的情节元素在本作中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仿佛是一次特别极端的离家出走,250万光年的距离、600年的飞行时间让任何重聚都变成了奢望。说到底,《质量效应:仙女座》固然是拿到了前作的遗产,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分到多少值钱的东西。

这样的玩法也不是不能取得成功,但可惜的是,逆风的开局并不是《质量效应:仙女座》所要面临的全部麻烦。

《质量效应》系列的前三部作品为一个巨型RPG建造好了几乎全部所需的基础,我们有了一个深邃而丰富的宇宙、许多极富个性的种族和一大群朋友。这些东西是系列后两部作品成功的最主要动力,事实上,《质量效应3》就是完全依附于前两部作品构建起的粉丝群存在的一部作品,虽然在结尾处有些后继无力,但无论如何,它都还是一部优秀的作品。

《质量效应3》真正的问题是它极大的消耗了系列的情节资本,按照那个无论你怎么选都和末日差不多的结局,银河系离真的已经没法混了,下一部作品只能搬迁到隔壁的仙女座另行发展。在《质量效应:仙女座》中,我们扮演的是在三部曲结局前就已经从银河系出发了的移民船团的一员,自己和身边的同侪都已经在冬眠仓里沉睡了600年,无论家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和仙女座无关。

NO.8《逃生2》

严格来说,2013年发售的初代《逃生》其实存在着大量欠打磨的细节,其内容的丰富程度也很难和绝大多数正常体量的3A大作相提并论。可即便如此,它依然被粉丝们奉为了现代恐怖游戏的新标杆、新典范——这背后的原因除了它本身极其优秀的惊悚元素之外,还和此类游戏原本的业界标杆《生化危机》已经变得不再恐怖息息相关。

正因如此,当《生化危机7》决定高调回归恐怖风格时,《逃生2》的命运似乎就变得艰险起来。不论是财力还是技术实力,红桶的开发者们都根本不可能与卡普空比肩,《逃生2》在体量、细节、内容圆润程度上和《生化7》之间的差距很可能会一目了然。

事实最终应验了这一猜想,但是我却不认为《逃生2》在和《生化危机7》的这次较量中彻底居于下风。红桶的开发者们似乎有意回避了自身的短板,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营造恐怖感」这一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当中。在「将玩家吓得尿裤子」的能力方面,《逃生2》恐怕依然要比《生化危机7》强上好几倍。

NO.9《狙击精英4》

狙击在射击游戏里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儿,却鲜有作品能把狙击的体验提炼得像是《狙击精英》系列那般纯粹。在这个系列里,每一颗命中敌人的子弹都是那一瞬间的明星,它们将穿越漫长的距离,于空中划过一条浸满危险的线,在X光的照耀下刺透纳粹的内脏与骨骼,带给我们格外血腥、但也格外舒爽的一幕。那一瞬间的快意将被一次次的重复,似乎永远不会让我们感到腻烦。

这是每一部《狙击精英》的缩影,也是系列的立身之本,它是如此的令人难忘,以至于已经足以让它在这个被3A统治的当代射击游戏界里,以相对单薄的身姿一部一部不停的推出续作。

《狙击精英》系列一直专注于二战,游戏的前作将我们带到了北非沙漠,这次则把我们带到风雨飘摇中的义大利。在这里,盟军遇到了第三帝国的新式武器:一种可实现精确制导的反舰飞弹。虽然这东西听起来没有核武器那么吓人,但在那个斯金纳还在研究用鸽子引导炸弹的时代,已经完全是黑科技了。简而言之,这东西对盟军即将在欧洲展开的规模登陆作战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我们的主角临危受命,任务就是将这种新武器的研发和生产扼杀在萌芽里。

NO.10乐高世界

《乐高世界》是由TTGames与Traveller'sTales联合制作,华纳兄弟发行的一款乐高题材的沙盒游戏。玩家可以在这个由乐高积木组成的银河中,探索这充满冒险的世界,并改变他们。不仅如此,玩家们还可以随意建造自己的模型,创建属于自己的乐高世界。

关注小编给你实时推出好玩上手的游戏,有好的游戏推荐给大家可以在评论留言,在下期推出时会补充上